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莱利速配」点石成金 铁矿石缘何如此疯狂

「莱利速配」点石成金 铁矿石缘何如此疯狂

年底年初,我以为不寻常的2020年可以顺利结束,可是铁矿石又疯了。12月11日,指数DCE铁矿石期货(大连商品交易所价格最高,为1042元/吨,指数普氏62%铁矿石为160.7美元/吨,价格均创历史新高。2019年初,铁矿石价格仅为72美元/吨。

谁在“化石为金”

如果按照市场经济的思维,供求关系决定了价格的变化,这是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原因吗?

先看需求面,由于疫情影响,很多钢铁企业生产停滞。据世界钢铁协会预测,2020年全球成品钢需求为17.25亿吨,比下降,增长2.4%,不含中国的全球成品钢需求为7.45亿吨,比下降增长13.3%

相比之下,中国钢铁消费保持快速增长,2020年成品钢需求预计为9.8亿吨,同比增长8.0%。也就是说,从全球角度来看,铁矿石需求没有大幅增长的基础。

从供应方面来看,巴西的出货量受到淡水河谷大坝故障的影响,并继续向下降1出口。10月份,包括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印度和南非在内的18个国家在下降,的出货量为1480万吨,同比下降1.1%,降幅较小。

考虑到供需两端的情况,铁矿石虽然供需平衡紧张,但涨价应该没那么大,而且已经大大偏离正常水平,那么背后是谁呢?这要从供需两端参与者高度集中开始。

中国铁矿石极度依赖进口,约占总需求的80%,其中60%来自澳大利亚,20%来自巴西。早在2017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占全球海运铁矿石贸易的75%以上。据说中国有能力影响铁矿石定价,但中国在铁矿石定价上一直缺乏与其消费状况相匹配的影响力。

需求方主要来自中国,供给方主要来自四大矿山。2019年,四大矿业公司的铁矿石产量分别为:淡水河谷(3.02亿吨)、力拓(3.44亿吨)、必和必拓(2.4亿吨)和FMG(168万吨),合计10.54亿吨,占全球产量的46.68%。在出口方面,四大矿业企业占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出口的90%以上。而澳洲和巴西的四大矿山在与中国钢铁企业议价时,主要采用普拉特指数——中国主要港口的铁矿石现货价格CFR(成本加运费)。但由于价格编制方式不透明,卖方很容易垄断,国际铁矿石议价能力很大程度上被澳大利亚等供应商控制。

中澳关系恶化后,许多澳大利亚产品在出现出口到中国的订单下降。所以一般认为铁矿石价格失控,是澳大利亚用来反击中国的一种手段。

中国高度依赖外国的原因是什么?

单从储量来看,中国铁矿石资源丰富,居世界第四。既然如此,为什么中国不自己发展而是依靠澳大利亚呢?原因很多,但资源禀赋和成本优势是根本。

垄断世界四大矿山的现金成本优势明显。以FMG为例,该公司的C1成本(每吨矿山的采矿、加工、铁路和港口的运营成本,包括相应的直接管理成本和生产管理成本)仍然是下降,该公司的C1成本仅为12.94美元/湿公吨。2019年,全球铁矿石平均离岸现金成本约为32美元/吨,而中国国内铁矿石平均离岸现金成本为69美元/吨。

铁矿石的生产成本主要由采矿、选矿、资源税、管理维护费、运输成本、折旧、信贷成本等因素构成,采矿和选矿成本占铁矿石现金成本的50%以上。开采成本占现金成本的35%左右,由于铁矿资源开采难度和自动化生产水平的不同,存在明显差异。从长远来看,随着铁矿开采规模的扩大,规模效应可以降低开采成本,但随着矿山开采难度的增加,如由露天转地下开采,开采成本会上升。

选矿成本约占现金成本的23%。如果铁矿石品位高,选矿成本低。从长远来看,下降将随着铁矿石品位的提高而提高。澳大利亚成为中国的进口依赖国主要是由以下因素造成的。首先,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不仅产量高,而且纯度也高。铁矿石纯度越高,炼铁成本越低,可以大大降低中国钢铁企业的成本。但是国内铁矿石杂质多,很难满足优质精钢的冶炼需求。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铁矿埋藏浅,多为露天铁矿,开采成本低,效率高。而且中澳距离短,运输成本和时间短。从西澳到青岛的铁矿石平均运费仅为7.5美元/吨。

此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澳铁矿石贸易以人民币结算。自200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中国积极推进大宗商品人民币结算,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如果未来越来越多的商品以人民币结算和支付,越来越多的卖家接受并习惯使用人民币,无疑将大大增强中国企业的话语权,进一步增强人民币定价在未来对话中的话语权。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铁矿石价格的失控需要我们关注,尽快摆脱对进口的极度依赖势在必行。短期内可以通过加快并购、增加废钢供应和提高废钢利用率、降低国内铁矿石税等方式优化我国铁矿石供应。事实上,中国已经先后在非洲收购了矿山。

从长远发展来看,中国需要在海外建立长期、高效、多元化、多渠道的稳定铁矿石基地,从根本上改变一些国家垄断铁矿石供应的现状。比如中钢与澳大利亚力拓集团的Channar矿合资,秘鲁首钢集团的Kyle项目等。此外,近年来,以山钢集团、Win Alliance、宝武集团为代表的中资企业深入参与了西非铁矿资源的合作开发,获得了一批西非优质矿山项目。从已经采取的

的举措来看,国内已经认识到多渠道供货的重要性。作为消费大国的中国终有一日在铁矿石交易中不至于被动。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hbyyez.cn

关于作者: 莱利速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