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配资

「医药股票龙头股」核酸检测“暴利”背后:IVD产业链价值中枢仍在上游

在春运高峰期很多地方要求进行核酸检测的背景下,IVD医药(体外诊断)公司和具有核酸检测资质的上市公司经历了一波股价上涨。随后,多家IVD公司相继发布业绩预增公告,因核酸检测业务的爆发,全年盈利丰厚。例如,盛翔生物(报价688289,诊断)(688289。SH)宣布2020年净利润将增长66-73倍;再比如,国际诊断巨头罗氏诊断,更是显示出了它的优势。由于该公司的SARS-CoV-2 PCR检测试剂盒很快被批准出售,其收入在2020年前9个月的基础上增加了77%。

大多数国内IVD上市公司都在IVD试剂领域,而在海外,IVD检测试剂行业在发达国家拥有稳定的市场格局,以诊断巨头罗氏(RHHBF)为主。美国)、雅培(ABT。美国)、西门子(SMAWF。美国)和丹纳赫(DHR。美国)。在中国,除了有禁止外资要求的第三方独立实验室,四大长期以来在许多其他诊断医学细分市场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国内企业IVD营收最高水平在几十亿元左右,大多数企业IVD营收规模在一亿元左右到十亿元以上。整体市场也比较分散,说明任何规模的企业都可以有很高的成长空间。

核酸检测「暴利」背后:IVD产业链价值中枢仍在上游

根据检测方法,IVD包括免疫诊断、生化诊断、分子诊断、微生物诊断等手段。国内的生化诊断服务商仍然以进口品牌为主,而在免疫诊断领域,国产品牌占有近60%的市场。但在新兴的分子诊断领域,国内品牌以竞争为主,与国外厂商差距不大。

为了防控疫情,短时间内适当放开核酸检测资质。但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春节假期结束、春运高峰结束,以及疫苗的逐步推广,核酸检测的业务量是下降还是大概率事件,IVD公司的业绩会受到影响吗?

最大和最高的生长检测方法

以上四种诊断方法中,生化诊断主要是利用生化反应检测样本;免疫诊断利用抗原和抗体的特异性结合来判断病原体;分子诊断是利用核酸杂交的原理来检测样品中特定的DNA序列。从使用的主要技术来看,生化、血检、尿检都处于低端水平;免疫分析中使用的化学发光法是高端技术;分子诊断逐渐采用荧光定量PCR和基因测序这两种高端技术。

根据2018年《中国医疗器械蓝皮书》的统计,在中国IVD试剂中,生化诊断、免疫诊断、分子诊断和微生物诊断水平的其他试剂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9%、38%、15%和28%。免疫诊断和分子诊断是IVD行业最重要的增长市场,其中免疫诊断所占比例最大,而分子诊断的增长速度最快。

化学发光等新技术取代传统检测技术,促进了免疫诊断市场的发展。国产品牌的几大参与者包括迈瑞医疗(报价300760,股票咨询)(300760。SZ),麦克生物(报价300463,股票咨询)(300463。SZ),安图Bio(报价603658,股票咨询)(603。SZ)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也采用了免疫诊断检测,其中许多企业采用了基于化学发光方法的检测(另一种方法是胶体金)。

与成本低、技术难度系数相对较低的胶体金相比,化学发光检测具有较高的灵敏度,不仅可以显著提高临床检测的准确性,而且具有高通量、简单、安全、快速的特点。但化学发光业务壁垒高,竞争格局稳定一段时间。这类企业完成主流项目的仪器和试剂研发通常需要5-和6年时间,并获得约40个试剂注册

在新冠肺炎,核酸检测提高了分子诊断在医疗机构中的普及程度,其中荧光聚合酶链反应应用非常成熟,现已成为分子诊断的核心技术之一。新冠肺炎许多品牌的核酸检测产品都是基于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反应。业务量方面,华大基因(报价300676,诊断股)(300676。SZ)和金奎大基因(报价002030,诊断股票)(002030。SZ)在分子诊断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事实上,在一级市场上,分子诊断更受欢迎。根据前瞻性研究所的数据,2020年1月和10月,分子诊断轨道上发生了34起融资事件,占整个IVD轨道的70%以上。

瞬间检查遇到风口

那么,新冠肺炎测试会是POCT吗?未来是可能的。

POCT,IVD的一种形式,是一个即时的考验。由于省略了复杂的实验室检测过程,不一定需要专业的临床人员参与检测,并且可以快速检测,所以一直是IVD的发展目标之一。疫情之下,POCT也能成为大势所趋。

华大基因CEO印伟曾经说过,所有诊断都会有两种趋势。一个是POCT,买回家后可以马上测试;另一种是全自动大规模,送检验所快速自动化。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需求驱动下,科学家可以更快地产生解决方案。

郝跃资本认为,POCT起步较晚,在医疗机构的应用还处于早期阶段。其业务布局涵盖了从生物化学、免疫、凝血到分子诊断的许多方法学管道,在免疫和分子领域都处于竞争地位。由于疫情原因,POCT与呼吸道相关的市场需求尤为明显。

POCT品牌的壁垒也体现在产品上市周期上。从项目立项到上市,新产品研发一般需要3个-和5年,其中研发周期一般需要一年以上,新产品研发成功后的注册审批周期一般为1个-和2年。

据青桐资本介绍,中游的POCT是开发生产的

商,产品多为仪器及配套试剂,是创业公司最集中的赛道。而新冠疫情大规模基层检测需求,无疑加速了传染类POCT的快速发展,带动分子POCT技术更迭。分子POCT技术门槛高,国内仅万孚生物(行情300482,诊股)(300482.SZ)、透景生命(行情300642,诊股)(300642.SZ)、奥然生物等企业布局。2020年3月,优思达生物研发的国内首款新冠分子POCT获批上市。


  稀缺程度与研发难度决定赚钱能力


  IVD的上游,即抗原、抗体、酶与辅酶等多种原材料,国内厂商仍无法大面积自产,主要从罗氏等进口品牌采购,所以国内原材料厂有很强的议价能力。资本市场也会瞄准能自主制造原材料的公司,目前有菲鹏生物、诺唯赞两家IVD原材料公司在2020年申请上市,拟上市地分别为创业板和科创板。菲鹏生物的整体毛利率保持90%以上。


  中游IVD试剂厂以直销或经销方式销售产品。近日市场陆续报道了核酸检测IVD厂商的“暴利”情况,如达安基因在半年报中披露了其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试剂盒(荧光PCR法)产品的毛利率为85.39%。


  IVD检测产品需要获批才能上市,从而决定了检测试剂品牌有高进入门槛。因此我们看到,在较传统、成熟的IVD检测领域,毛利水平普遍高。例如明德生物(行情002932,诊股)(002932.SZ)在2017年,直销毛利率就达95%,经销毛利率也有83%。而分子诊断业务里某些基于新兴的技术方法的领域,毛利率还不稳定,有的甚至低至40%左右。但其应用规模在扩大,技术附加值高,毛利率提高是可预见的。


  相比之下,IVD的下游的盈利能力比原材料、试剂盒厂商低很多。近期曾受新冠检测消息推动而经历大涨的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ICL)金域医学(行情603882,诊股)(603882.SH)、迪安诊断(行情300244,诊股)(300244.SZ)在过去一年毛利率分别约为45%和37%。


  最后,我们不能确定新冠病毒检测的风口作用是否对一些IVD公司造成“反噬”——在检测规模大幅下滑后,IVD公司的业绩将随之波动;正如我们不能确定疫情的影响多久会过去,进一步的集采也有可能压缩IVD的利润空间,不过业内一致认为IVD有很多高增长细分领域。持续增长的IVD龙头也将在做强多个诊断技术平台或掌握高便捷性检测产品的企业中诞生。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hbyyez.cn

热门文章